贾冰闫强《你的模样》小品剧本

上传人:113编剧 文档编号:6757 上传时间:2022-07-05 格式:DOC 页数:9 大小:57.50KB
下载 相关 举报
贾冰闫强《你的模样》小品剧本_第1页
第1页 / 共9页
贾冰闫强《你的模样》小品剧本_第2页
第2页 / 共9页
亲,该文档总共9页,到这儿已超出免费预览范围,如果喜欢就下载吧!
资源描述

1、贾冰闫强多人小品你的模样剧本台词完整版闫强:咋地,姐夫,看你这造型是?卖火柴的小女孩。贾冰:我还采姑娘的小蘑菇呢,你这舌头是鞋垫改的。闫强:那你在这儿干啥呢?贾冰:这不姑娘返潮了吗,不是,这不火柴返潮了吗?搅和我。你干啥呢,今天上班咋就迟到了呢。闫强:堵车了。贾冰:咱村就一条道,常年八辈子看不到人,请问是谁堵的你,二氧化碳。闫强:我撒谎了,其实我,走错道了。贾冰:我刚说过,咱村就一条道。就咱村的王瞎子,不用棍都能找到学校,你这怎么丢的道。闫强:起晚了。贾冰:那就说起晚了呗,磨叽啥,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一集又一集的,连续剧呀,骗我呀。闫强:那我不怕你揍我吗?贾冰:我这不揍你和你更狠吗?闫强:那我

2、现在不就知道了吗?贾冰:我不让你长点记性吗,你瞅你个样儿,开会。闫强:开啥会?贾冰:前胡台村小学,第48届全体教职工会议。闫强:姐夫。就咋学校这规模,有那个必要吗?贾冰:规模虽小但是必须得正规,我们要有个仪式感,点名。闫强:你还点贾冰:点。闫强:语文老师。贾冰:到。闫强:数学老师。贾冰:到。闫强:英语老师。贾冰:Im here(到)。闫强:校长。贾冰:校长,你也敢点,你傻呀你!到。闫强:保安,到。齐了。贾冰:还有一个呢?闫强:大黄(汪),齐了。贾冰:漂亮。闫强:你说咱学校总共就咱俩人,这名让你点的,还挺热闹。贾冰:那不还有条狗吗?贾冰:把话筒拿来。闫强:你拿话筒干啥?那喇叭都坏多少年了,你拿那

3、玩意儿有用啊。贾冰:开会没话筒能行吗?拿来。闫强:行行行行,给你拿拿给你,话筒。贾冰:仪式感吗?另外一个,谁开会没个话筒,你没有喇叭,你可以作出喇叭的效果,喂喂。我说,我说。闫强:好玩不?贾冰:玩不,不,不闫强:能不能有点正形。贾冰:你扒拉语文老师。闫强:不是,我。贾冰:熟悉老师你也扒拉,哎呀,你胆儿太大了,咱学校这个条件,请来个英语老师容易吗?Dont 扒拉 me (别扒拉我)闫强:我就扒拉你,咋的。贾冰:再扒拉就是校长了,我就给你开除了,你傻样儿。闫强:行,我不扒拉你了。贾冰:不是,我发现最近你有点顽皮,有点淘气气,我要不要给你姐叫上来说你两句。闫强:姐夫,我姐都走多少年了,你老拿她吓唬我

4、干啥?贾冰:你不听话呀。闫强:那我听话不行吗?贾冰:行,老伴,他听话,你下去吧。你在上来的时候多穿点衣服,头发梳着,这头发都挡眼睛了,下去,好嘞。闫强:姐姐姐,姐夫。你看你这说的吓人倒怪,我听你话。贾冰:我自已都害怕了。闫强:你到底要说啥。贾冰:就是,说那个师范大学啊,毕业了几个大学生,准备到我们这个小学来支教,我觉得这个好事,你觉得怎么样?闫强:你这不早说了吗?接去了。贾冰:咋接的?闫强:咱们村最高规格,宝马接的。贾冰:漂亮,算回来这人咋还没到呢!闫强:是,你说的,贾校长。贾冰:来了 。闫强:贾校长 王雪东:来,人,我给你接上了。贾冰:看出来了,辛苦辛苦。王雪东:人接上了任梓慧:贾校长。贾冰

5、:辛苦,辛苦啊。任梓慧:贾校长,好。我们这一路过来,看这儿山清水秀的,还真挺好。贾冰:是吧。任梓慧:一开始听说用宝马来接我们,真用不着。贾冰:这孩子说话咋诗情画意的呢,用完了咋还用不着呢。任梓慧:不是,我们是自己走路过来的呀?贾冰:你没去接啊。王雪东:我接了啊。任梓慧:啊贾冰:他叫宝马。王雪东:我接的你们。闫强:我跟你们说,这是我们村最高规格,来一般人呐,都是他弟弟去接。贾冰:对,他弟弟叫皮卡。不是,我怕你们坐着漏风,那玩意儿冻得慌,我就没让他去。高冰:他们家这名起的还挺有意思。贾冰:这名起的好,他叫闫宝马,他弟弟叫闫皮卡,他们这一辈都是车字辈的,你赶上他儿子那辈,那名字就洋气了。高冰:他儿子

6、叫啥?贾冰:闫4s店。高冰:贾校长可真幽默啊。贾冰:幽默吗。我总觉得还差那么一点点。王雪东:校长,人来了,那我就回去了。贾冰:那你保养去吧,不是,你加油,不是,吃饭去吧。王雪东:好嘞。闫强:回了。贾冰:行李给放外边。好,一群大学生,朝气蓬勃。就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一样,这个太阳怎么落山了,这是你们校领导吧,你们校领导送你们来的?孩子交给我,你还不放心吗?老领导。张红爽:不是,贾校长,你误会了。我也是支教大学生,我是她俩学弟。贾冰:为什么?你就说你是我学弟,我都不乐意。你离婚后上的大学,你是长的太着急,化肥少吃点。张红爽:贾校长,真幽默。贾冰:我就说我这幽默还差一点点,原来差你这儿了,那我忍了。

7、好好,抓紧,横幅,横幅拉起来,给他们热烈欢迎,为了省布料,整那么一点小横幅。请问那位是?张木棍老师。张红爽:贾校长,我姓张,但我不叫木棍,我叫张林昆。贾冰:字咋还给写飞了呢,好好的林昆给整成木棍了,什么玩意儿。对不起,不好意思啊?来来,快坐吧,快点来拿凳子坐。高兴,大学生,哎呀!真好。哎,这一路来了一定渴了吧,倒点水喝呀,我问你这个事,你说我这水不倒,他们不渴了,你信不信?闫强:那我不信。贾冰:那还不倒去。闫强:喝喝。贾冰:真好。张红爽:这水真甜。贾冰:甜吗?张红爽:井水。贾冰:不犯河水。张红爽:就是河水啊。贾冰:就是我们这个屋后面那小河,那个水又甜,还干净,可好喝了。任梓慧:对了,贾校长,我

8、们以后要是洗衣服的话去哪里呀?贾冰:后面那条小河。张雪东:那洗澡呢?贾冰:后面那条小河张红爽:那上厕所呢?贾冰:后面那条小河,旁边的厕所,是不是吓一跳,哈哈。我就是跟你们开个小玩笑,哈哈。我还能让你们吃喝拉撒睡,在一天河里解决呀。真好,我觉得你们真的特别特别好,就是能够放弃城市里喧嚣的生活,来到我们这个边玩的小三村里边支教,你们心里就是干净。就是好,你们积了德了。放心吧,在我的领导下,我相信我们学校的这个教育质量,一定会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好吃。闫强:说不明白,把你的语文老师,跳出来说。贾冰:我现在不是炒菜大妈上身了吗?张红爽:贾校长,您的事迹,我们也都听说了,您真伟大。贾冰:伟大啥?1米75。

9、张红爽:您看你一个人,守着这么一个山村小学,一守就是几十年。贾冰:也害怕,孤单寂寞冷的。张红爽:这次教委让我们来呀,就是来接您的班了,您放心,我们肯定能吃苦,您可以光荣退休了。这个是教委给您的书面通知,过两天教委领导,专门给您来开欢送会。贾冰:给我拿回去,我告诉你,谁让我退休,他再来开的就不是欢送会。闫强:那是啥呀?贾冰:追悼会,过来,什么情况?本来不是一起合作挺好的吗?来支教,怎么一下子和我撸下去了。就光荣退休了,干啥呢。我还搁这儿叭叭叭,招待客人,结果客人一来,反客为主了,主场客场没分清,这球咋踢的。闫强:让你退,你就退呗。你都干一辈子了,我看那几个孩子挺好的。贾冰:什么孩子?几个孩子带孩

10、子,孩子跟孩子在一起,那不砸学校牌子吗?闫强:你砸什么牌子,咱学校总共十来个孩子。贾冰:那十来个孩子就是我的命,我命能交给他们吗?你的书面通知通知完了吗?我下个口头通知。张红爽:啥?贾冰:滚犊子。张红爽:这是干啥?贾冰:送客。闫强:宝马。贾冰:叫啥宝马,叫皮卡,冻冻他们。张红爽:贾校长,我们是来支教的,你说我要是能力不行,你让我走行,你啥都没说就让我们走,那能走吗?贾冰:说你啥不行,你走行。张红爽:你要说我能力不行,走,行。贾冰:那我说你能力不行,走,行不行?任梓慧:不是,贾校长,我们可都是师范大学毕业的。贾冰:谁毕业不吃饭,不吃饭就毕不了业了,那就挂了。高冰:不是,贾校长,你怎么就知道我们能

11、力不行?贾冰:行与不行,看我嘴型,不行。就不行,就不行张红爽:哎,你要质疑我们能力,咱们就现场切磋一下。贾冰:你好大的胆结石,还跟我俩切磋一下,不就你们三个毛孩子,跟我一个集语文,数学,英语,体育于一体的,综合性素质特别强的,老校长来尬文化,是不是有点尴尬。那行,这样,咱们就切磋一下,谁输谁走。你先来,你干啥的?张红爽:我主教艺术的,我钢琴专业十级,小提琴专业十级,单簧管专业十级,手风琴专业十级。贾冰:你就是长的着急,什么玩意儿,这十级那十级,你地震十级跟我有什么关系?因为我没有说跟你比,请你让一下。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但是我偏偏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来,大姑娘,我们就斗上一

12、斗吧,你是干啥的?任梓慧:贾校长你好!我主教理科,高考时我是全省的理科状元。大学时,我曾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奥林匹克数学比赛,获得了冠军。我的毕业论文,也被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录入了教材。贾冰:我好羡慕你哦,可是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想越过你,跟这个小朋友联系联系,你说你是干啥的?高冰:我是教体育的。贾冰:我笑死了,教体育的,来来,你过来。哈哈,你连我都挡不住,你教啥体育,就你这小个儿你教啥体育,你研究研究怎么发育吧。小肌肉,画的吧,这咋掉色,快拉上,孩子别冻了,把胃冻下垂了不合适,那个,既然你是教体育的,又这么健硕的话,那我想问一下,你是干啥的,咱俩比一下,来,咱俩比一下,来,咱俩比一下,

13、英语,语文,数学来,随便你挑来,来来。闫强:姐夫,咱俩是一伙的。贾冰:我不就是想缓解一下尴尬嘛。张红爽:贾校长,我们不用走了吧。贾冰:这回你更得走了,你再不走的话变成皮卡了,翻斗子都没有了,快走吧,张木棍。张红爽:我叫张林昆。贾冰:林昆林昆,拄着木棍,离婚。张红爽:我们专业没问题啊。贾冰:你专业太有问题了,还没问题,你们好洋气啊,我们这庙小用不了你们,你又钢琴十级,钢管十级。张红爽:单簧管。贾冰:不管什么十级,你到我们十里八村打听打听,谁家能买得起钢琴,玩呢,还你这大姑娘,你跟我又加利福尼亚,又奥林大劈叉,有什么用,我们的孩子能够走出这个山沟沟,那就是我们的梦想。尤其是你,我就看不上你。你个不

14、高,弄一身腱子肉,有啥用啊,咱的孩子营养跟得上跟不上,都不一定呢?你整个啥腱子肉,恨不得见肉就给他炖了,我告诉你们,就把这本书上的东西,给我整明白了!那就行了,那就积德了。张红爽:这本书我们更能整明白了。贾冰:你胆结石太大了,来来来,来你整明白,你随便翻一个课本,你读一下,你看我能不能代表孩子接受你,来。张红爽:咏鹅贾冰:你咏吧!张红爽: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贾冰:哎呀,别拔了,别拔了,鹅让你拔得半死不拉活,怎么读个鹅读出了,铁锅的味道。张红爽:那我咋读啊。贾冰:你要声情并茂,你要让孩子一下子记住,鹅看我这读的,鹅的大小都读出来了,一个大鹅带俩两鹅,鹅鹅鹅,曲项向天额,白

15、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红掌(两只手打滚)。张红爽:贾校长,最后一句,我没听明白?贾冰:这表演的太精彩了,还得返个场,红掌(又两只手打滚)。张红爽:这是拔清波啊。贾冰:那我这是架铁锅呀,你咋就知道炖呢你呀。张红爽:你这咏鹅咏的 你贾冰:别咏鹅了,去带队,永别,走。张红爽:那不能走。贾冰:不走,我找人让你走。张红爽:找谁也没用,我们立志来这儿支教的,你别说,打死都不走。贾冰:吓死走不走。张红爽:啥玩意儿?贾冰:老伴,玲,出来。有几个小孩在这儿捣乱呢,出来给他们上上思想教育课吧。张红爽:贾校长,跟谁说话呢。闫强:跟我姐。张红爽:你姐搁哪儿呢。闫强:去世了,都走多少年了。合:啊。贾冰:来了,别往后退,别往后退,别把我老伴踩了,手松开,对对,弄个空,老板就从这个空过来,对,来来来。瘦了,别抠手,淘气,老伴,你说咱俩一起办了这个学校,就想上山沟的孩子都能走出去,结果走一半,你先走了,我就坚持你的道路继续走下去,结果被三个小伙伴给挡道了,他们说啥让我光荣退休,你回来,别打他们,回来,你回来,干啥?这脾气这么大呢,回来,站一会儿,对,给你姐让个地方,站累了吧。坐会儿,来,坐这儿,走不。高冰:不是,这也太吓人了,要不咱走吧。张红爽:你白练一身腱子肉了。你别跟我们鬼神的,我们教育工作者,坚决抵制封建迷信。贾冰:对,我是小学校长,我更不能这样了,回去吧。闫强:姐夫,你能

展开阅读全文
相关资源
猜你喜欢
相关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小品 > 喜剧小品

网站客服QQ:894901513
113剧本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琼ICP备202100307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