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麒麟《诗词大会》相声台词

上传人:113编剧 文档编号:7594 上传时间:2023-02-19 格式:DOC 页数:9 大小:65.50KB
下载 相关 举报
郭麒麟《诗词大会》相声台词_第1页
第1页 / 共9页
郭麒麟《诗词大会》相声台词_第2页
第2页 / 共9页
亲,该文档总共9页,到这儿已超出免费预览范围,如果喜欢就下载吧!
资源描述

1、1郭麒麟阎鹤祥相声诗词大会郭麒麟阎鹤祥相声诗词大会剧本台词完整版剧本台词完整版郭麒麟:今天我们是第一个节目。郭麒麟:今天我们是第一个节目。阎鹤祥:哎。阎鹤祥:哎。郭麒麟:好多观众都熟悉我。郭麒麟:好多观众都熟悉我。阎鹤祥:嗯。阎鹤祥:嗯。郭麒麟:我叫郭麒麟,其实说实在话,我这人吧,相声说的不好,真的真的。郭麒麟:我叫郭麒麟,其实说实在话,我这人吧,相声说的不好,真的真的。观众:好。观众:好。郭麒麟:真的真的。郭麒麟:真的真的。阎鹤祥:您说这话呀,就是太对了。阎鹤祥:您说这话呀,就是太对了。郭麒麟:太对了,您是捧我吗?不信您上网看去,没有人说我相声说的好。真正说我这人最大的愿望。郭麒麟:太对了,

2、您是捧我吗?不信您上网看去,没有人说我相声说的好。真正说我这人最大的愿望。阎鹤祥:干嘛?阎鹤祥:干嘛?郭麒麟:我别说了吧。郭麒麟:我别说了吧。阎鹤祥:您就说吧,您最大的愿望是干嘛?阎鹤祥:您就说吧,您最大的愿望是干嘛?郭麒麟:我最大的愿望,文史。文学历史。郭麒麟:我最大的愿望,文史。文学历史。阎鹤祥:文学历史啊!阎鹤祥:文学历史啊!郭麒麟:喜好文学。我,大文学家。郭麒麟:喜好文学。我,大文学家。阎鹤祥:什么您就大文学家?阎鹤祥:什么您就大文学家?郭麒麟:真的,简单说两条,常人难以企及。郭麒麟:真的,简单说两条,常人难以企及。阎鹤祥:您说我听听。阎鹤祥:您说我听听。郭麒麟:比如说啊,走马观碑。郭

3、麒麟:比如说啊,走马观碑。阎鹤祥:这说的您啊?阎鹤祥:这说的您啊?郭麒麟:我,就是我。郭麒麟:我,就是我。阎鹤祥:拉倒吧,走马观碑,有知识的观众都知道,这说的是苏秦,苏季子。有一回苏秦骑着匹骏马,在大道上狂奔,道旁有堵石碑,苏秦骑着马飞奔而过,拿眼睛扫了一眼,这碑文记下来了,走马观碑。阎鹤祥:拉倒吧,走马观碑,有知识的观众都知道,这说的是苏秦,苏季子。有一回苏秦骑着匹骏马,在大道上狂奔,道旁有堵石碑,苏秦骑着马飞奔而过,拿眼睛扫了一眼,这碑文记下来了,走马观碑。2郭麒麟:就这个。郭麒麟:就这个。阎鹤祥:过目不忘。阎鹤祥:过目不忘。郭麒麟:我也行啊!郭麒麟:我也行啊!阎鹤祥:你也能走马观碑?阎鹤

4、祥:你也能走马观碑?郭麒麟:我问你个问题啊,马快,火车快?郭麒麟:我问你个问题啊,马快,火车快?阎鹤祥:肯定是火车快啊。阎鹤祥:肯定是火车快啊。郭麒麟:我,坐火车观碑。三百公里每小时以上的那个。郭麒麟:我,坐火车观碑。三百公里每小时以上的那个。阎鹤祥:动车呀。阎鹤祥:动车呀。郭麒麟:动车组,火车哗一开起来,道旁有一石碑,火车唰开过去了,我扭头看一眼,碑文记下来了。郭麒麟:动车组,火车哗一开起来,道旁有一石碑,火车唰开过去了,我扭头看一眼,碑文记下来了。阎鹤祥:这碑文是?阎鹤祥:这碑文是?郭麒麟:南京。郭麒麟:南京。阎鹤祥:走。阎鹤祥:走。郭麒麟:倒背如流,京南。郭麒麟:倒背如流,京南。阎鹤祥:

5、这是站牌的。阎鹤祥:这是站牌的。郭麒麟:我记下来了。郭麒麟:我记下来了。阎鹤祥:字比你还大呢。阎鹤祥:字比你还大呢。郭麒麟:这是我的能力。郭麒麟:这是我的能力。阎鹤祥:就这个?阎鹤祥:就这个?郭麒麟:一部分。郭麒麟:一部分。阎鹤祥:还有什么呀?阎鹤祥:还有什么呀?郭麒麟:还有能力呀,目识群羊。郭麒麟:还有能力呀,目识群羊。阎鹤祥:这也不是您呀。阎鹤祥:这也不是您呀。郭麒麟:这谁呀?郭麒麟:这谁呀?阎鹤祥:这还是苏秦,说有一天苏秦站在山上,山坡上有一群羊,苏秦看了一眼,多少只黑羊,多少只白羊,当时就说出来了。阎鹤祥:这还是苏秦,说有一天苏秦站在山上,山坡上有一群羊,苏秦看了一眼,多少只黑羊,多少

6、只白羊,当时就说出来了。郭麒麟:我也行啊。郭麒麟:我也行啊。阎鹤祥:你也可以呀。阎鹤祥:你也可以呀。3郭麒麟:随便啊,内蒙,找一片山坡,我站在山脚下,山上放牧的全是羊,我这一眼打过去,多少只黑的,多少只白的,马上一目了然。郭麒麟:随便啊,内蒙,找一片山坡,我站在山脚下,山上放牧的全是羊,我这一眼打过去,多少只黑的,多少只白的,马上一目了然。阎鹤祥:多少只黑的,多少只白的呀?阎鹤祥:多少只黑的,多少只白的呀?郭麒麟:一只黑的都没有,全是白的。雪白雪白的呀,我就过去。郭麒麟:一只黑的都没有,全是白的。雪白雪白的呀,我就过去。阎鹤祥:这好事都让他赶上了。阎鹤祥:这好事都让他赶上了。郭麒麟:怎么样,这

7、是我大文人的能力。郭麒麟:怎么样,这是我大文人的能力。阎鹤祥:这能力?阎鹤祥:这能力?郭麒麟:这是我的能力。郭麒麟:这是我的能力。阎鹤祥:没听说过。阎鹤祥:没听说过。郭麒麟:喜好文学,平时在家里没别的爱好,练字。郭麒麟:喜好文学,平时在家里没别的爱好,练字。阎鹤祥:您练字也可以呀!阎鹤祥:您练字也可以呀!郭麒麟:写毛笔字。知道吧。郭麒麟:写毛笔字。知道吧。阎鹤祥:您把嘴里那鞋垫先掏出来,还毛笔字。那叫毛笔字。您就说书法就完了。阎鹤祥:您把嘴里那鞋垫先掏出来,还毛笔字。那叫毛笔字。您就说书法就完了。郭麒麟:我行啊,朋友们。郭麒麟:我行啊,朋友们。阎鹤祥:墨笔字。阎鹤祥:墨笔字。郭麒麟:书法,好多

8、人爱拓我那个什么帖。郭麒麟:书法,好多人爱拓我那个什么帖。阎鹤祥:写字帖。阎鹤祥:写字帖。郭麒麟:都知道咱们书法四大家吗?欧柳颜赵。郭麒麟:都知道咱们书法四大家吗?欧柳颜赵。阎鹤祥:没错。阎鹤祥:没错。郭麒麟:欧帖,欧阳询的字帖。赵帖,赵孟頫的字帖。你看这都是现在,我现在开始,奋发向上,努力写字,五百年之后,后世儿孙得写我的字帖。郭麒麟:欧帖,欧阳询的字帖。赵帖,赵孟頫的字帖。你看这都是现在,我现在开始,奋发向上,努力写字,五百年之后,后世儿孙得写我的字帖。阎鹤祥:您这叫?阎鹤祥:您这叫?郭麒麟:郭帖。我这个。郭麒麟:郭帖。我这个。阎鹤祥:什么馅儿的?阎鹤祥:什么馅儿的?郭麒麟:西葫芦羊肉。郭

9、麒麟:西葫芦羊肉。阎鹤祥:没听说过。阎鹤祥:没听说过。郭麒麟:我比他们都脆,怎么样?郭麒麟:我比他们都脆,怎么样?阎鹤祥:您这色应该是韭菜鸡蛋。阎鹤祥:您这色应该是韭菜鸡蛋。4郭麒麟:你才韭菜鸡蛋。郭麒麟:你才韭菜鸡蛋。阎鹤祥:那叫郭体。您真好好练,那还真能自成一家。阎鹤祥:那叫郭体。您真好好练,那还真能自成一家。郭麒麟:当然了,主要还得投名师访高友。郭麒麟:当然了,主要还得投名师访高友。阎鹤祥:这话对。阎鹤祥:这话对。郭麒麟:你得先跟古人跟前辈学习。郭麒麟:你得先跟古人跟前辈学习。阎鹤祥:得临摹啊。阎鹤祥:得临摹啊。郭麒麟:我最敬仰的一位前辈。郭麒麟:我最敬仰的一位前辈。阎鹤祥:谁呀?阎鹤祥

10、:谁呀?郭麒麟:元代的一位大文豪叫,马致远。郭麒麟:元代的一位大文豪叫,马致远。阎鹤祥:这人我还真知道。阎鹤祥:这人我还真知道。郭麒麟:人家写那个天净沙秋思。郭麒麟:人家写那个天净沙秋思。阎鹤祥:对对对。阎鹤祥:对对对。郭麒麟:家喻户晓吧,人家书法也自成一派,我们热爱写马致远先生字的,我们都简称。郭麒麟:家喻户晓吧,人家书法也自成一派,我们热爱写马致远先生字的,我们都简称。阎鹤祥:叫什么呢?阎鹤祥:叫什么呢?郭麒麟:叫写的是马字,知道吗?郭麒麟:叫写的是马字,知道吗?阎鹤祥:马字,你练这个你得找老师啊。阎鹤祥:马字,你练这个你得找老师啊。郭麒麟:对。投名师,访高友。郭麒麟:对。投名师,访高友。

11、阎鹤祥:有吗?阎鹤祥:有吗?郭麒麟:北京前门外,有这么一位王老师,写这马字写得最好。郭麒麟:北京前门外,有这么一位王老师,写这马字写得最好。阎鹤祥:还真有。阎鹤祥:还真有。郭麒麟:江湖人称叫王马字。我就上人大学习了,每天早上起来没别的,刻苦练功练字,现在拿点水来,把我们这的砚台给浇一下,浇得了,把我们那笔拿回来,那笔都是铁做的,铁做的,有个尖儿,我们先跟着先练练,先跟着练,跟着磨,磨快了,练这个王马字。郭麒麟:江湖人称叫王马字。我就上人大学习了,每天早上起来没别的,刻苦练功练字,现在拿点水来,把我们这的砚台给浇一下,浇得了,把我们那笔拿回来,那笔都是铁做的,铁做的,有个尖儿,我们先跟着先练练,

12、先跟着练,跟着磨,磨快了,练这个王马字。阎鹤祥:这是王麻子。什么乱七八糟的。阎鹤祥:这是王麻子。什么乱七八糟的。郭麒麟:什么都不懂。郭麒麟:什么都不懂。阎鹤祥:磨剪子,抢菜刀。阎鹤祥:磨剪子,抢菜刀。郭麒麟:后来我学了三年,出师了,临走之前,给我们老师留了一副对联。郭麒麟:后来我学了三年,出师了,临走之前,给我们老师留了一副对联。5阎鹤祥:怎么写的?阎鹤祥:怎么写的?郭麒麟:上联写,好刀好剪子,剪断人间愁事。郭麒麟:上联写,好刀好剪子,剪断人间愁事。阎鹤祥:真不错,下联呢。阎鹤祥:真不错,下联呢。郭麒麟:百年老店王麻子。好不好?郭麒麟:百年老店王麻子。好不好?阎鹤祥:这横批是?阎鹤祥:这横批是

13、?郭麒麟:我爱张小泉,好。郭麒麟:我爱张小泉,好。阎鹤祥:这没有横批夸对门的知道吗?阎鹤祥:这没有横批夸对门的知道吗?郭麒麟:后来差点没让我们老师扎死。郭麒麟:后来差点没让我们老师扎死。阎鹤祥:应该踢死你。阎鹤祥:应该踢死你。郭麒麟:所以这个也就不学了,其实来说呢,要多向前人学习人家的经典著作。郭麒麟:所以这个也就不学了,其实来说呢,要多向前人学习人家的经典著作。闫鹤祥:应该好好学啊。闫鹤祥:应该好好学啊。郭麒麟:很多名家我都特别的崇拜。郭麒麟:很多名家我都特别的崇拜。闫鹤祥:都有谁呀?闫鹤祥:都有谁呀?郭麒麟:比如说咱们近现代的,新文学运动的领导者。郭麒麟:比如说咱们近现代的,新文学运动的领

14、导者。阎鹤祥:谁呀?阎鹤祥:谁呀?郭麒麟:鲁迅先生,我国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郭麒麟:鲁迅先生,我国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阎鹤祥:你看看。阎鹤祥:你看看。郭麒麟:代表作呐喊,彷徨,故乡,希望。郭麒麟:代表作呐喊,彷徨,故乡,希望。阎鹤祥:你还真看过。阎鹤祥:你还真看过。郭麒麟:特别崇拜他老人家,而且我问你。郭麒麟:特别崇拜他老人家,而且我问你。阎鹤祥:您说。阎鹤祥:您说。郭麒麟:都说鲁迅,其实鲁迅是他的笔名。郭麒麟:都说鲁迅,其实鲁迅是他的笔名。阎鹤祥:没错。阎鹤祥:没错。郭麒麟:他本名并不姓鲁,你知道本名姓什么吗?郭麒麟:他本名并不姓鲁,你知道本名姓什么吗?阎鹤祥:我太知道了,鲁

15、迅本名姓周。阎鹤祥:我太知道了,鲁迅本名姓周。郭麒麟:这话说的对。鲁迅本名不姓鲁,他姓周,他叫周迅,周迅先生。郭麒麟:这话说的对。鲁迅本名不姓鲁,他姓周,他叫周迅,周迅先生。阎鹤祥:周迅是演电影的,鲁迅叫周树人。阎鹤祥:周迅是演电影的,鲁迅叫周树人。郭麒麟:周树人先生,我特别的崇拜,还有一位咱们北京的作家。郭麒麟:周树人先生,我特别的崇拜,还有一位咱们北京的作家。6阎鹤祥:谁啊?阎鹤祥:谁啊?郭麒麟:叫老啥。写过这个骆驼样子,龙须面。郭麒麟:叫老啥。写过这个骆驼样子,龙须面。阎鹤祥:你都说了些啥呀!阎鹤祥:你都说了些啥呀!郭麒麟:老啥?郭麒麟:老啥?阎鹤祥:骆驼样子,龙须面,老舍,骆驼祥子,龙

16、须沟,您都记错了。阎鹤祥:骆驼样子,龙须面,老舍,骆驼祥子,龙须沟,您都记错了。郭麒麟:那都是我的楷模。郭麒麟:那都是我的楷模。阎鹤祥:你应该学习。阎鹤祥:你应该学习。郭麒麟:不光这些个,年轻的,我也认识。郭麒麟:不光这些个,年轻的,我也认识。阎鹤祥:年轻的认识谁呀?阎鹤祥:年轻的认识谁呀?郭麒麟:比如说咱们上海,有一个 80 后的年轻作家。郭麒麟:比如说咱们上海,有一个 80 后的年轻作家。阎鹤祥:叫?阎鹤祥:叫?郭麒麟:叫寒寒。郭麒麟:叫寒寒。阎鹤祥:您这发音有问题,不对不对,这后面不是轻生,人叫韩寒。阎鹤祥:您这发音有问题,不对不对,这后面不是轻生,人叫韩寒。郭麒麟:不是,你学过语文么,俩字一样,第二个就得读轻声。郭麒麟:不是,你学过语文么,俩字一样,第二个就得读轻声。阎鹤祥:第二个轻声的,那就叫蝈蝈。阎鹤祥:第二个轻声的,那就叫蝈蝈。郭麒麟:韩寒,我跟韩寒关系特别的好。郭麒麟:韩寒,我跟韩寒关系特别的好。阎鹤祥:他理你吗?阎鹤祥:他理你吗?郭麒麟:凭什么不理我呀?郭麒麟:凭什么不理我呀?阎鹤祥:请人吃什么好东西了?阎鹤祥:请人吃什么好东西了?郭麒麟:没有,仰慕我们互相的文采。郭

展开阅读全文
相关资源
猜你喜欢
相关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相声 > 对口相声

网站客服QQ:894901513
113剧本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琼ICP备2021003075号-1